社科觀點

當前位置: 首頁» 社科觀點

總體國家安全觀視角下的生物安全治理路徑

發表時間:2020-06-30    作者:

作者:華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 黃日涵;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院 徐磊祥

日前,生物安全已納入國家安全體系范疇。如何系統規劃國家生物安全風險防控和治理體系建設,全面提高國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是當前做好生物安全的重中之重。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二次會議發表重要講話指出,要從保護人民健康、保障國家安全、維護國家長治久安的高度,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系統規劃國家生物安全風險防控和治理體系建設,全面提高國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這是生物安全概念在國家安全領域的首次提出,黨中央對生物安全的重視和相關措施的相繼實施將進一步推動我國國家安全體系的發展和完善,確保我國能夠及時有效地防范和抵御來自生物安全領域的威脅。

   總體國家安全觀的發展與完善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高瞻遠矚,面對國家安全面臨的新形勢、新特點、新要求,創造性地提出了總體國家安全觀。經過不斷發展和完善,形成了“堅持國家利益至上,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以經濟安全為基礎,以軍事、文化、社會安全為保障,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托”的國家安全架構,始終致力于構建集政治安全、國土安全、軍事安全、經濟安全、文化安全、社會安全、科技安全、信息安全、生態安全、資源安全、核安全等于一體的國家安全體系。此次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是對總體國家安全觀的進一步發展和完善。

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是總體國家安全觀的與時俱進。當前我國國家安全內涵和外延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豐富,時空領域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寬廣,內外因素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要復雜。這意味著我國的國家安全不是一成不變的,它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而發展,隨著國家安全需要的變化而內涵不斷豐富,外延不斷完善。在當今社會,生物安全威脅對總體國家安全構成了嚴重的影響,生物安全與人民安全、經濟安全、社會安全等戚戚相關。當生物安全威脅成為目前國家安全的重要威脅時,國家安全就要將生物安全納入其中,并將其放在重要的位置。

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是以人民安全為宗旨的必然要求。貫徹落實總體國家安全觀,要堅持以民為本、以人為本,堅持國家安全一切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當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全因生物安全威脅而面臨危險時,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正是體現了總體國家安全觀把人民安全作為國家安全的宗旨。

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是“四個統籌”的具體體現。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要統籌外部安全和內部安全、國土安全和國民安全、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自身安全和共同安全。眾所周知,生物安全的威脅既來自于國家內部也來自于國家外部。因此,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有效治理生物安全,正是體現了“四個統籌”的核心內涵。

   構建國家生物安全防控體系的重要意義

伴隨著全球化的浪潮,世界各國交流頻繁,往來密集,無論自然爆發的還是人為造成的生物疫情,都可能演化為全球性的公共疫情事件,將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體系正是客觀認識生物安全特點的重要體現,在新時期做好生物防控體系研究工作至關重要。

生物安全涉及領域廣,事關國家核心利益。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審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生物安全法(草案)》,將生物安全范圍分為防控重大新發突發傳染病和動植物疫情、保障實驗室生物安全、保障我國生物資源和人類遺傳資源的安全、防范生物恐怖襲擊等八大類。這些領域既關系到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全,又關系到我國的生物資源安全;既關系到生物科技的發展,又關系到生物科技的保護;既關系到自然突發公共疫情的應對,也關系到人為造成的生物威脅的防范。無論是從個體的人民生命健康安全,還是全社會的公共衛生安全,這些都無不時時刻刻影響到全體中國人民、影響到“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實現。

生物安全帶來的威脅重大、影響深遠。生物安全原則上屬于非傳統安全,它主要事關人民生命健康、社會正常秩序、經濟穩定發展等。在特殊情況下生物安全可能從非傳統安全轉化為傳統安全,當生物技術被恐怖分子、敵對勢力用來開發生化武器時,這種轉化就會發生。生物安全既關系到我國自身安全又關系到國際公共衛生安全。近些年來發生的西非埃博拉疫情、中東呼吸綜合癥疫情、巴西塞卡病毒疫情等都突破了國家界線在全球蔓延。如果在這些國際性疫情發生期間生物安全措施處理不當,就有可能被極端分子、外部敵對勢力通過生物安全管理過程中的漏洞獲取關鍵疫情信息制造生物武器,給國家安全造成潛在而重大的威脅。

生物安全成為大國國家利益的重要組成部分。美國在2017年發布的《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認為不斷增加的生物威脅——無論是蓄意攻擊、意外事故還是自然爆發都對美國國家安全產生影響。2018年發布了《國家生物防御戰略》,美國認為管理生物風險事件是美國的核心重大利益,為此提出了強化生物防御風險意識、提高生物防御單位防風險能力等五個戰略目標,并在美國人類和衛生服務部內建立了一個由總統領導的專門協調機構,負責《美國生物防御戰略》的落實。英國也在2018年發布了《英國生物安全戰略》,英國認為自然發生的、實驗室意外或者蓄意攻擊等生物威脅對英國國家利益構成挑戰,提出通過構建認識、預防、監測和應對的四大支柱化解英國生物安全面臨的風險。2019年,俄羅斯總統普京簽署了關于該國在化學和生物安全領域的國家政策基礎的法令,在此法令的指導下俄羅斯將采取包括法律、生物醫學、衛生-流行病學、行政組織、軍事、金融、通信和信息等多種措施確保該國的化學和生物安全。因此,從國際視角上看將生物安全視為國家核心利益是國家安全發展的重要方向之一,構建生物安全是國家安全發展的大勢所趨。

   我國生物安全治理體系構建路徑思考

毋庸諱言,全球化時代下,非傳統安全的威脅無處不在。居安思危是一個大國保持長久穩定必備的基本意識。中國已經是世界重要的經濟體,在國際舞臺上發揮著日益關鍵的作用,與國際社會的交流也日趨頻繁。伴隨著中國開放大門的步伐,深入思考構建中國生物安全治理體系已迫在眉睫。

從戰略層面,需要有一個指導生物安全防控體系建設的國家戰略。國際上美國、英國等主要大國相繼出臺了指導自己國家生物安全構建的戰略文件。我國可以參照美英等國的做法,立足我國生物安全所面臨的實際情況,根據我國生物安全構建的需要制定出臺一部有中國特色的國家生物安全戰略,以此指導我國生物安全治理體系的構建。

從法律層面,制定與生物安全相關的法律法規。從國家治理角度上,相關法律法規的頒布,有利于國家治理有法可依。要結合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中發現的問題,總結應對疫情中取得的經驗,加快完善生物安全法草案,爭取早日頒布生物安全法,同時推進相關法律法規的制定,使生物安全的構建有法可依。

從執行層面,建立專業的組織機構負責生物安全防控體系建設。生物安全的構建涉及醫療衛生、科技、應急、司法、國防、外交等諸多領域,相應的也會涉及到這些領域的相關部門。為了使國家生物安全戰略得到有效落實,生物安全法律法規得到有效執行和維護,必須加強統籌協調,整合資源和力量,建立專門機構,打破“九龍治水”的局面,建立統一的協調小組,協調各責任部門依法依規嚴格落實主體責任。

從技術層面,要建立生物安全風險防控信息系統。加強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先進技術的開發和應用。根據生物安全構建需要,有傾向性地發展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高新技術,積極動員國內優秀的互聯網科技公司出資出力,通過現有的數據以及科技基礎,積極利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高新技術建立一個具備事前評估預警、事中應急處理、事后歸納總結功能的生物安全系統。

從國際層面,要加強國際合作。生物威脅往往具備跨國跨地區的特點,單獨一個國家難以應對突發的地區性、全球性的生物威脅事件。這就需要加強國際合作以共同應對相關的生物安全威脅。一是加強國際合作,共同研發應對生物安全威脅的科技產品;二是加強國際合作,保持信息暢通;三是加強國際合作,采取共同措施應對突發重大生物威脅事件。

“舟輕不覺動,纜急始知牽?!狈彩乱诩毼⒅幇l現問題,才能防患于未然。加快生物安全治理體系的構建,是時代發展的要求,也是歷史發展的選擇,唯有時刻保持總體國家安全觀的意識,才能屹立于時代的潮頭。

[ 責編:李澍 ]

--轉載自光明網-理論頻道-光明獨家

欧美成年黄网站色视频 百度 好搜 搜狗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